跳到主要内容

逃离北大湖

· 阅读需 28 分钟
CrazyOrr

记录2022年3月2日至3月14日,我在吉林北大湖滑雪——被封控——逃离的魔幻之旅。

时间线

  • 3月2日 晚上8点多到达吉林市
  • 3月3日 早上8点左右离开吉林市前往北大湖
  • 3月4日 吉林市封城
  • 3月7日 北大湖度假区封控,所在的永吉县全员核酸
  • 3月8日 中午12点起 永吉县口前镇高速入口封闭
  • 3月9日 中午12时起 永吉县封城
  • 3月11日 长春市封城
  • 3月12日 晚上8点左右坐大巴离开北大湖前往龙嘉机场
  • 3月12日 晚上10点左右到达龙嘉机场
  • 3月12日 晚上11点多 上海进一步强化疫情防控措施
  • 3月13日 早上10点半左右坐机场大巴前往长春站
  • 3月13日 中午12点左右到达长春站
  • 3月13日 14:34 Z174 长春站发车前往上海
  • 3月14日 吉林省“封省”
  • 3月14日 13:01 Z174 上海站到站

3月2日

下午4:15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晚上7点左右准时到达长春龙嘉机场。接着在龙嘉坐动车前往吉林市,正在候车时突然接到携程的客服电话,告知我在吉林市预订的酒店被政府征用作防疫酒店了,需要退订再重新预订另一家。我重新搜索了一下吉林站附近的酒店,还有能订的,虽然贵了一些,但我也只能接受。这次滑雪之旅一开始就蒙上了不详的阴影:就在我前往的当天,吉林市区发现了4例阳性病例

晚上8点多动车到达吉林站,出站时立即发现管控已升级,填表登记个人信息,并且自费10元做了核酸。好不容易总算出了站,噩梦才刚开始。到酒店办理入住,前台看到我的行程卡上有带星号的上海,立即告知无法接待。这是当天发现阳性病例后,社区最新通知的规定,也就是说,此时这里没有任何一家酒店/旅馆可以接待我,我只能流落街头了。要知道这可是三月份的东北,夜里零下十几度可不是闹着玩的。领导们大手一挥“一刀切”,自己的责任撇干净,至于像我这样的“倒霉蛋”,就只能自生自灭了。没办法,我只好返回吉林站,看看能不能在车站过夜。在车站大厅坐到夜里11点多,车站要清场关门了。在好心的工作人员指引下,我最后来到车站地下车库阴冷的楼梯间,穿上行李携带的所有衣服(还是很冷),在刺眼的白炽灯光下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3月3日-3月6日

经过一整夜又冷又累的煎熬,3日早上8点,我终于坐上了离开吉林市前往北大湖滑雪场的大巴。次日吉林市就宣布封城了,算是赶上了末班车。北大湖距离吉林市约60公里,此时还未受吉林市疫情影响,我也总算不用再流落街头了。3日到6日四天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每天都是愉快的滑雪,日子一晃就过去了。

5日下午4点多接到一个来自长春防疫人员的电话,询问我是否在长春,告知不在后也就没有后续了。6日那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温度宜人,非常适合滑雪。滑了一整天还意犹未尽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关于北大湖“有阳性”、“要封控”的传言,但是官方没有任何消息。和我入住在同一家民宿的一位雪友,由于有过在外旅行被封控的经历,立即改签了当晚回上海的机票,一个人包车前往机场。我原计划是玩8天,10日返回,当时才第4天,滑雪滑得还意犹未尽。而且我的雪具还寄存在雪具大厅,再加上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抱有侥幸心理,最终做出了不走的错误决定。

3月7日

凌晨2点左右,住在我的民宿房间隔壁的大姐突然着急忙慌地来敲门,说是得到消息北大湖要封控,问我走不走。她有车,但是半夜不敢开,要我开她的车载她一起去机场。我迷迷糊糊地没有任何准备,婉言拒绝了。于是她又叫醒民宿老板帮她找车,最后花费重金叫到了车连夜跑路,第二天成功飞回了上海。

事实证明这位大姐的消息是准确的,一早起来,我们得知北大湖度假区已经封控,不进不出。由于我住的是民宿,在度假区外面,此时严格来讲还没被封控,持48小时内核酸阴性证明和机票就可以上高速前往机场。但此时我的核酸已过期,想走也走不了,只能等待全员核酸。下午4点半左右,接到通知,前往核酸检测点,参加北大湖南沟村全员第一次核酸检测。晚上6点左右,民宿老板载我们去村里的小卖部采购了一些食品。就在采购期间,我接到了一个吉林市打来的流调电话,主要询问的是我之前在吉林市的行程,告知他我已经不在吉林市区后,同样没有后续了。

排队做第一次核酸

此时,大家还抱有一丝幻想,希望全员核酸检测结果良好的话雪场能够重新开放。因此,晚上我和一个雪友还兴致勃勃地向兼职教练的民宿老板请教滑雪的技巧,讨论得不亦乐乎。

3月8日

上午民宿老板带着我们几个滞留的雪友去山里转了转,散散步,玩玩雪,缓解一下滑不了雪的烦闷心情。回到民宿,同住的一位在北大湖考CASI的雪友正在往自己的车上收拾行李,据他说整个北大湖的情况不容乐观,应该尽快离开,他准备马上开车去镇上做核酸后返回通化。剩下的雪友们顿时心凉了半截,意识到滑雪的希望不大了。下午,另一位雪友,他6日做过一次核酸,此时他的核酸阴性证明临近48小时了,也准备开车回长春,他还提议可以顺路载我去机场。此时,我也早已萌生去意,但由于前一天做的核酸结果一直没有出来,过不了卡口,只能作罢。民宿同住的另两位女生也沉不住气了,核酸结果还没出来,就让民宿老板开车带她们大包小包地上路了,准备到了高速入口后“想办法”叫车上高速前往机场。往返高速入口要经过县城,于是,我也搭她们的车,准备返程时去县城医院再做个核酸。到了高速入口,发现有很多警察拦在那里,告知我们从中午12点起,之前的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机票可以上高速的政策已经取消,现在一律禁止通行。没办法,我们只能掉头返回民宿,县城里的核酸也没必要去做了,改为去超市采购一些食品。当天自驾离开的两位雪友,虽然上不去高速,但好在国道还可以通行,最终都顺利回去了。

傍晚6点左右,接到通知,再次前往核酸检测点,参加北大湖南沟村全员第二次核酸检测。后来得知,当天北大湖镇南沟村检出3例阳性

3月9日

随着一轮一轮全员核酸检测出的阳性病例越来越多,防控措施也越来越严,离开的大门越关越小。今天永吉县宣布封城,山下度假区外我们这些住民宿的游客,和山上度假区内被封控的游客一样,都无法自由离开了。昨天没走成的那两位女生,今天再次大包小包地上路,让民宿老板载她们“走小路”出去,结果这次连村口都没出成。

然而,就在此时,事情却发生了意料之外的转折。3月6日-9日,吉林农业科技学院暴发聚集性疫情,全校6556名学生全部转运各地隔离,北大湖度假区的酒店也被征用为了隔离酒店。这就意味着政府急切地需要将还滞留在其中的游客送走。中午,山上度假区内多家酒店滞留游客陆续接到电话通知,准备收拾行李离开。下午3点45分左右,多辆吉林疾控的大巴车驶入北大湖度假区。晚上9点半,山上度假区开始放行,6天内3次核酸阴性的游客,签署“北大湖雪场健康告知书”后可以乘坐大巴车离开,前往长春火车站或机场。经历了3天的封控,山上度假区的大部分游客终于重获自由。

然而,与此同时,我们山下民宿的这些游客却被遗忘了,没有任何消息。晚上9点多,民宿门口来了三个穿防护服的防疫人员上门做核酸。此时,前两次的核酸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根据山上度假区离开的政策,我们还需要做一次核酸检测。但是,这次核酸检测没有扫健康码,属于全员筛查,不会在“吉事办”小程序中给出结果。我们民宿里滞留的几位雪友都开始着急了,给北大湖管委会、12345热线、永吉县政府各种地方打电话,希望能够引起注意,尽快安排离开。

上门做核酸

3月10日

昨晚放行了山上度假区的大部分游客,今天度假区工作人员也开始疏散。滞留在我们民宿的一对夫妻,是在度假区承包摊位的,家在吉林市,由于封城回不去。得到可以撤离的消息后,今天一早就开车上山去了。

上午大家继续联络各部门,之后建起了山下民宿游客互助的微信群,群里约定下午一点钟大家集体到南沟村卡口和防疫人员沟通,给他们压力,讨要明确说法。“示威游行”的效果立竿见影,下午2点20分左右,民宿老板收到通知开始统计“符合离开条件”人员信息。下午4点半左右,我们民宿互助群的群主接到镇党委副书记电话,明确了6天3阴即可放行的政策。晚上8点半左右,群主通知大家,已经争取到了外地游客与本地村民分开核酸检测的政策,当天晚上给村民采集核酸,第二天早上给游客采集,只要这次测完村子内的游客没有阳性,就有可能可以离开。但是我们的聚集行动引起了民宿老板家母亲的不满,她担心有感染的风险,不让我们几个以后再去参与类似行动。

晚上8:45,北大湖度假区正式发布2021-2022雪季营业结束的通告,其中明确说明:

2022年3月7日-10日疫情排查期间所产生的住宿、餐饮费用均为北大湖滑雪度假区入住酒店承担,住客无须支付。

不过,我们山下住民宿的游客是无法享受这一政策的,每天吃住依然产生费用,因此我们一天比一天着急。

昨晚疏散后,山上度假区中只剩有确诊病例的北美时光酒店还滞留了一些游客,他们自然非常不满。当天晚上,其中一些勇敢者选择了抗争,大包小包推着行李箱一夜徒步近40公里走到了永吉县的高速入口。警车一路尾随他们,准备等他们走不动了拉他们回去,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走到了高速口。最后这些人都被拉去永吉县里隔离了。

3月11日

一大早我们民宿的几个小伙伴就都已起床,翘首以盼着防疫人员上门做核酸。浏览新闻,得知长春今日封城,形势越来越严峻。好在机场和火车站还没有关闭,我们还有回家的可能。早上8点左右,核酸采集人员来到了我们所在的民宿为我们做第三次核酸检测。

核酸采集完毕,剩下的就是等待检测结果以及当地政府给我们外地游客的回程安排了。有了盼头,大家的心情都轻松了一些。我们几个坐着民宿老板的拖拉机进山,跟着他一起去他们家的果园转转。我们给果树剪枝、溜冰、爬山,民宿老板还让我们每个人都“试驾”了他的拖拉机,最后捡了满满一车柴回去。一路上大家欢声笑语,暂时忘却了烦恼。

乘坐拖拉机进山

由于已经“封村”,此时村民和游客都已无法外出采购生活物资,微信团购就开展了起来。虽然我们几个游客已经看到了回家的希望,但还是要做两手准备,大家纷纷下单,我也订购了一些泡面、火腿肠和鸡蛋。下午团购的物资很快就到了,由外面的人送到村口,再由民宿老板从村口载回来。

下午3点40分左右,民宿互助微信群里明确放行政策:

离开南沟村人员,需要提供最近6天内核酸采样阴性结果报告证明,并且非密接、次密接人员,对全部合格的我们将通知本人,并发放《健康告知书》(在交通卡点处凭身份证领取)后即可离开南沟村。

下午4点左右,我们陆续接到北大湖镇工作人员电话,询问我们的返程日期、目的地、交通方式等信息,我们都提出需要安排乘坐大巴去机场的诉求。

晚上6点半左右,群里开始统计返程人员信息,包括是否自驾/乘坐大巴等关键信息。

3月12日

一早起来,依然是焦急地等待结果。据说北大湖镇政府只有20几位工作人员,昨天统计撤离人员信息,工作到深夜12点以后。大家都默不作声,一遍一遍地查看手机。越是接近希望,等待就越是煎熬。

中午12点半左右,民宿老板又让大家填写了一些补充信息。

下午2点半开始,我们民宿的几个游客陆陆续续接到电话,要求我们添加北大湖镇政府工作人员的微信,发送6天3次核酸阴性报告。

下午3点50分左右,群里通知返程人员审核工作基本结束。

下午4点50分左右,第一批自驾名单发出,卡口开始放行。一听说放行了,我赶紧吃了碗泡面作晚饭,然后匆忙收拾行李。

晚上6点多,天色早已灰暗,天空飘着雪花。民宿老板载着我们来到村部,经过再次查验放行条件,领取《健康告知书》后,终于登上了前往龙嘉机场的大巴。每个人上车前都要再次查验,整个上车过程持续了近两小时。就在大巴车门口,一位满足条件上车的长春郊县游客万般无奈中放弃了乘坐,因为长春封城,到机场后没有任何交通工具能够载他回家。大巴上人渐渐坐满,滞留的旅客们来自天南地北,明显能听出来的有东北口音、广东口音、台湾口音,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胖胖的台湾男生。

晚上8点左右,大巴出发了,警车闪着警灯在前面开道。中途到了永吉县,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要换车,之前乘坐的那辆是电车,开不到机场,要换一辆油车。大家都是来滑雪的,行李又多又大,过道都被塞得满满当当,好不容易坐定,又要重新折腾一遍。

晚上10点多,到达龙嘉机场。此时已经没有航班,离开机场的交通方式全部停运。大家只能在候机厅找座位过夜,这里至少有暖气、有厕所、有饮用水。几个台湾的雪友开始兴奋地规划起下一站的行程:先飞到成都,再飞新疆。我也开始搜索第二天飞上海的机票,发现只有两个航班,而且票价都已很高。再看看火车票,有一班直达的不错,20多个小时,硬卧票价不到机票的一半。但是我不知道第二天有没有交通工具能前往火车站,也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发车时间,因此我决定第二天看情况再做决定。

晚上11点多,上海发布公告,进出上海需要48小时核酸阴性报告。

3月13日

在座椅上熬了一夜,天亮后我在大厅转了一圈,发现商铺没有营业的,看来要饿肚子了。早上9点10分左右,机场工作人员过来通知大家可以购买盒饭,15元一份,价廉物美,热气腾腾,有菜有肉,大家都吃得特别香。这真是雪中送炭,必须点赞。

10点左右,有一班航班到了,于是我来到到达层观察情况。还好,机场大巴还在运行,可以把旅客送到距离长春站3公里外的人民广场,而且现在出发可以赶上下午2点多的火车。于是,我立即购买了车票。另外,飞抵机场的旅客可以凭机票在机场免费做一次落地核酸检测。我的核酸报告快要到48小时了,到达上海时已经过期,会比较麻烦。没办法,我决定试试用我之前到达的机票“蹭一个”核酸检测,成功。车票和核酸在手,我立即登上机场大巴赶往长春站。

此时的长春已经封城,大巴进入市区后,路上车很少,每个路口都站着执勤的警察。大巴到达人民广场后,剩下的3公里就只能靠双脚了。行人也很少,偶尔可以看见做核酸的队伍。我拖着空板包(雪板雪鞋还封在雪场雪具大厅)艰难跋涉,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总算在12点左右到达了长春站,这下基本可以安心了。

下午2:34,Z174次列车准时发车,带着我离开,仿佛“逃难”一般,有一种不真实的魔幻感。

今天还有一件事需要提一下,早上8点多的时候,吉林省政府突然发布了一则关于“吉祥码”调整显示状态的通告,说是“防止有人利用核酸检测结果随意走动或外出,吉事办小程序中不展示核酸检测结果”。很快大家发现的确查不到核酸检测记录了。我们这些防疫“难民”原本都老老实实地一步一步按你的规则玩,结果就要通关的时候,你突然掀桌子说不玩了,这TM不是耍流氓吗?这种随意践踏规则的行为以及心态,比疫情更可怕。而我“逃难”真正想逃离的,就是这种不确定性。这个“拍脑袋”的决策立刻引起了反弹,还好,到了11点左右,吉林省政府又发布了一则关于吉事办恢复展示部分核酸检测结果的通告,恢复了核酸检测结果的展示。

3月14日

焦虑的心情放松了,在上铺睡了一晚,休息的还不错。早上11点左右,买了份全素的盒饭,只要10元,味道还行,比高铁上三、四十元的实惠多了。

下午1点左右,列车到达上海。

就在当天,距我离开还不足24小时,吉林省宣布“封省”。

后记

当时的上海也已处于风暴前夕,两周之后,3月28日开始分区分批封控,随后两个多月一直没有解封,直到6月1日才全面复工复产复市,恢复正常生活。

5月4日下午,民宿老板帮我们从北大湖滑雪场雪具大厅中取回了雪具。